第七十五章逆而夺取大结局(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香教教民崩溃后留下的混乱景象,仍然处处皆是。燕京城也差不多毁了一半,到处都是哭声,也到处都是劫后余生庆幸的眼泪。紫禁城几乎烧掉了一大半,现在还在冒着缕缕黑烟。

京城百姓已经自发的组织起来收敛尸骨,扑灭残火。城中几处要害的地方,已经有禁卫军的官兵在值守。这些士兵脸上全是骄傲和自豪,跟着大帅,一路艰辛,终于走到了这里!

而楚万里已经迎在了永定门外。

光绪死了,慈禧死了,就连满清中枢官僚体系,现在还能剩下多少都不大乐观。而徐一凡及时赶到,立刻填补了这中枢威权的空缺,再加上他本来就拥有的实力威望,天下已无抗手。

这天下,是他的了。

…………只是,这真的是接手了一个烂摊子呢。积弱百年不用说,现在北地又是满目疮痍,香教仍然未平。国库可以跑老鼠,地方督抚只是表明归心,可真正要将他们消化到徐一凡的统治体系当中,还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说不定还要流血…………更有正在一曰千里的西方列强们,老大帝国,到底该怎样振作,才能赶上他们?想想都替徐一凡愁,这担子,只有比以前更重了。

…………可这满清,毕竟是完了。

至少这条逆而夺取的道路,已经是走到了尽头。

城外头,两列禁卫军站在门口,立正行礼,更有无数百姓,焚香而立。有的人居然还穿着清朝的朝服,帽子上头有东珠,不用说都是清朝爱新觉罗家的亲贵子弟了。与其等徐一凡找上门,不如现在自己就先来乞活。

数十名骑士,簇拥着徐一凡而来。列队迎接的禁卫军啪的磕响脚跟。迎候的京城诸色人等呼隆隆的跪下了一大片,一片善颂善祷的声音。

徐一凡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却微微有点苍白,他也不看四下,直直的就朝楚万里走来。

总算…………还是赶上了。不管燕京城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可总是保住了大部分的京城生灵。勉强可告无愧。这天下,他取得堂堂正正。现在他脑子里的转动的思绪,几乎和楚万里刚才所想一样。

等走完了这条曲折而又激荡万分的逆而夺取的道路,却只发现,前面的道路却是加倍的艰难。

…………可这满清,毕竟是完了。

回首前程,恍然若梦。对于前面的道路,他无比惶恐,可已经不能后退。

楚万里笑着迎向徐一凡的马前,啪的立正行礼:“大帅,何来之迟?”

徐一凡勒住马,跳下来拍了拍楚万里的肩膀:“你辛苦,我也没轻松到哪里去!从江宁而辽南,由辽南而天津。到了天津,和燕京文报已经完全不通。一点都没有停顿,就朝这里赶来…………不过我始终相信,你小子能在这里撑住!”在他说话之间,陈德溥仰也都跳了下马,紧紧的贴在徐一凡身边,警惕四顾。其中溥仰更是强迫着自己不要四下张望。他和那个已经崩塌的朝代,和这座燕京城,已经没有关系了…………楚万里淡淡一笑:“我自己挑的这个活儿嘛,不干好如何对得住大帅?”

徐一凡朝左右拜倒的大群百姓招招手示意一下,他们却拜伏得更深,善颂善祷的声音更高。最后只好不管,自顾自的和朝城门内走去。楚万里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笑道:“大帅,您不是发过誓不进燕京城么?”

徐一凡站定,淡淡一笑,用脚跺了跺城门外的条石:“我进的是燕京么?都没皇帝了,一个朝代都完了,还叫什么京?从今而后,此城名为北平!”

楚万里终于发现了徐一凡现在心情有点不对,他一转念也就明白,凑过去还没说话。徐一凡就抬抬手制止他朝下说:“我都知道了…………项城先来迎我,已经和我说了。五哥的事情,不怪你们…………他为了兄弟,向来是不拿这条命当什么的…………我们兄弟,负五哥良多!…………慈禧光绪加在一块儿,也抵不上我的五哥!”

徐一凡语调低沉,脸上却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走,去我五哥归天之处…………我得看看他!”

~~~~~~~~~~~~~~~~~~~~~~~~~~~~~~~~~~~~~~~~~~~~~~~~~~~~总理衙门周围,在徐一凡到来之前,就已经有禁卫军亲兵营提前赶到。清理干净这里的尸首,肃清周围闲杂人等。原来徐一凡的扈从警戒还算简单,亲兵营也是正常执行保卫任务。但是这个时候,他的手下却自己在心里把弦又加紧一把。已经有了一些警陛森严的意思。而京城百姓,在徐一凡过来的一路上,又是拜伏了一地。

京城,已经换了主人。

徐一凡却再没有体验这种感觉的心情,他一路只是苍白着一张脸,急急的促马而行。

五哥…………死了。

当溥仰几个簇拥着徐一凡来到总理衙门阶前,却只能看到地上那一滩殷红的血迹。徐一凡缓缓下马,立于那滩血迹之前。在此之前,已经有人将五哥的尸身收敛走了。至于是不是谭嗣同,徐一凡并不知道,也不想查下去。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不想说只要能让王五不死,他愿意豁出一切去换这种矫情的话。可……这是五哥啊!没有他,自己还不知道早就死在蒙古草原上哪里!

自己不是圣人,从来不是。也不想当圣人。徐一凡只觉得恼怒加上无能为力的痛苦感觉混在一起,简直马上要爆发出来!他要早点下定决心,不玩儿那些恶心的权谋,也许五哥不会死!

他猛的掉头,大吼出来:“是谁杀了我五哥?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来!要是找不到,等大军赶至,把北地的大师兄大师姐都他妈的给老子抓起来,打死抵命!”

在他头顶,响起了一个冷淡刻板的声音:“王五是我杀的。”

站在徐一凡身后的陈德溥仰,立刻将徐一凡一拉,挡在身后。哗啦啦的掏出枪来,这巷子里面所有禁卫军官兵,都把枪举了起来!

就看见总理衙门前面的照壁沟口上头,轻悄悄的翻下一个人影,浑身是血。正是章渝。亲兵营过来,这周围就差翻个底朝天了,谁也不知道,他怎么藏匿下来的!

章渝脸上全是轻松的神色,举起双手,任几十杆步枪一下抵在他前后左右。他只是看着徐一凡:“王五是死在我手,武技相差一线,那也是死…………我也没留手。香教在北地根深蒂固,你要斩尽杀绝没那么容易,也可能让你新朝遇到更大的麻烦,只能徐徐化解…………本来想杀你为韩老掌柜报仇,可是想想,韩老爷子是心愿已了,自己求死。我心愿也了了,想想看,前头也无路可走,我能去哪里?我们主仆一场,这个时候就用不着对你下杀手了,干脆下来为王五抵命…………怎么处理香教,我想你也心中有数,刚才说的是气话,当不得真的。杀我一个,这气差不多也出干净了。”

他神色又坦荡又疲倦,视抵着他的几十杆枪如无物,只是看着徐一凡侃侃而谈。

徐一凡看看章渝,点点头,举步就朝外面走去。溥仰陈德紧紧的挡在他的身前,如临大敌一般护着徐一凡从他身边走过。楚万里和袁世凯都站在巷口,看着徐一凡的举动。

徐一凡不发一言,快步走到了巷口,翻身上马,临策马而去的时候,回头下令:“开枪!然后收敛了他!章渝,要我把你葬在哪里?”

章渝脸上露出了放下一切的安心笑容,大声回答:“哪里死了哪里埋!狼拉了狗啃了,都无所谓!干了这些缺德事,反正我也进不了祖坟!”然后就被身后禁卫军官兵一推,推倒了照壁前头,他摊开双手,闭目待死。

徐一凡不再多言,策马而去,枪声在他背后猛然响起,然后就一切归于寂静。

多少人的这条路,都已经走到尽头了。而新的时代,自己又要怎样开创?这已经完全没有自己所熟知的历史可言,完全是条崭新的道路!

可现在自己心下,更多的却是茫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