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最后的疯狂(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当滚圆的龟头渐渐撑开阴唇,啵的一声没入了洞口里面,小雨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她紧咬嘴唇,一声不吭,果然是勇敢地承受了这破瓜之痛。

一丝鲜血从小雨的阴道里渗出,小小的处女膜还没发育好就破裂了。龟头进去后,最大的难关就过去了,林少杰逐渐加力,使鸡巴向深处进军。阴茎插入一半长度的时候,他觉得触底了,于是按兵不动,让女儿适应一下。

小雨牙关紧咬,面色很痛苦。如烟心有不忍,过来抱着女儿的脑袋,亲吻她的小脸,安慰着她。

林少杰等了好久,才觉得女儿阴道的肌肉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死死地紧箍他的大鸡巴了,于是开始缓缓往回抽。小雨身子一哆嗦,屁股也抽搐了一下,但还是坚持住了。

当龟头抽到洞口附近,林少杰再次将鸡巴往里插。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父女俩的下体结合部位,冯美玉问道:“小杰,你觉得怎么样?”

“真软、真嫩,可也真紧!我觉得自己想射精了。”

冯桂芝说道:“想射你就射吧,反正小雨也不会怀孕。第一次还是别干得时间太长,成事了就行了。小雨少受点儿罪,恢复得也快些。”

林少杰觉得大妈说得有道理,于是平心静气,在女儿的阴道里又小幅度地抽插了几下,便把滚烫的精液突突地射到了小女孩的稚嫩阴道深处。

小雨呀地叫了一声,哭喊道:“爸爸是不是往我的屄里撒尿了?好烫!”

冯桂芝笑着道:“你爸是射精了,男人最舒服的时候就会这样!你就是你爸的精液射到你妈妈的屄里变成的……小雨,你真是勇敢,以后可以和我们一起玩了。”

“下次就不会这么疼了吧?”小雨担心地问道。

“嗯,不会像这次这么疼了。小雨你记住,以后爸爸鸡巴再进去的时候,你一定要全身都放松,那样就会好多了。”冯桂芝又转头对大家说道,“我把小雨抱回房间睡觉,今天我就不陪大伙了。”

大家点头,目送她们离开后,继续刚才临时中断的性爱盛宴。

玛雅预言2012年12月21日的黑夜降临以后,12月22日的黎明永远不会到来……

人们重视玛雅人所说的末日预言,是因为玛雅文明令人叹为观止。他们不拥有我们现代的科学技术,但他们对天文、历法及数学乃至航海方面的精通远超我们数千年,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千古之谜。而天体和物理学家共同研究发现,地球与太阳的磁极将于2012年发生颠倒,上次发生同等现象导致恐龙灭绝。

中国人尤其是农村的老百姓历来都有迷信心理,凡事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于是家家户户备上了一把把的蜡烛和一箱箱的方便面,粮食、蔬菜、水和煤也尽可能地多储藏一些,以便能在暗无天日时能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但是几乎没人知道这次是彗星撞地球,是无法躲避的毁灭性大灾难,地球将彻底消失,所以做任何准备都是无济于事的。

林福海跟冯桂芝商量,打算把他在各地的情妇接到富贵山庄来,一起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光。

冯桂芝却认为不妥,思索了一下说道:“你要是告诉她们世界末日的事,就像给她们判了死刑一样,那样真不如啥都不知道,还能快乐几天。再说了啊,你把她们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上也不习惯。我看还是算了,不是我心眼小,容不下她们,我是为她们着想。”

林福海觉得有道理,但那些女人跟了他这么多年,心里颇多不舍,很想临死前见她们一面。于是改口说他想到各处去转转,看望一下他的地下夫人们。

冯桂芝苦笑道:“你如果非要去,我也拦不住你。不过,你自己琢磨琢磨,见这最后一面的滋味是不是好受?”

林福海心里哀叹,他能想象得出来那种生离死别的滋味,真不如眼不见心不乱。于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安心地在家里陪着家人,醉生梦死地在性上找寻快乐和慰藉。

时间到了十二月中旬,末日的迹象已经渐渐出现,滨海市的海平面每天都在上涨。岸边的村民不知所措,官方的说法是厄尔尼诺现象导致地球变暖造成的,建议他们迁移。

齐东海去北京开会回来又召开了滨海市的小范围会议,传达了中央的最新指示:根据科学家的推算,末日就是玛雅预言的12月21日晚上。在此之前一定要严密封锁末日来临的消息,以免造成社会动荡。

各单位提前准备,18日深夜12点钟开始秘密启用新修的地下避难所,那里已经储存了足够的食物和水以及其它生活用品,空调和换气设备也已安装调试完毕。在座的各位携家人陆续进入,不要让其他人知道。避难所将在19日凌晨六点钟关闭,大家可以在那里度过最后的三天。

散会后,齐东海单独跟方天成密谈:“这次我还咨询了中科院的专家,像咱们滨海市这种沿海城市,会在彗星撞上地球之前的一天发生海啸,躲到地下避难所没用。龙凤山顶的那座别墅已经完工了,我看过,根本容纳不下一百来人,否则只能人挤人,连个活动的地方都没有。”

“我的意思是咱两家提前三天搬过去,人越少越好,就不要管别人了。唉,说起来好像我们沾了多大的便宜,其实也就是比别人多活一天而已。”

方天成点头,在生死面前,人都是自私的。他提议加上刘大龙和林少杰家,这样算上去也就是二十人左右。齐东海想了想,同意了。

剩下的时间,大家都没心思上班了,各自回家准备。金银财宝是最没用的东西,没人想着要带上它们。值得收拾的无非是衣物和日用品等东西,打好包裹装上自家的小轿车,就等着搬家的那天。

十八号凌晨,天还没亮,几家人乘车悄悄地驶过冬季清冷寂静的街道,按约定的时间到达山脚下,坐电梯到了山顶。齐东海切断了电梯的电源,这样就没人再能上来。自然,上面的人也别想下去了。

山顶的别墅装修得很不错,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储备了足够的水和食物,还有发电机。卧室有四间,大小不一,小的仅能容纳三四人,大的可以容纳十几个人。自然而然,林家住了最大的那个房间,方天成老两口住了最小的房间。

各自收拾停当,就没有事可干了。剩下的这几天怎么过?每个人心里都在盘算。

死,并不可怕,可怕是等死的滋味。如果就这么呆坐着倒计时自己存活人世的分分秒秒,那实在太折磨人了。

刘建军手里拿着一个药瓶找到林少杰,说他有好东西可以帮大家度过难关。

林少杰苦笑着道:“莫非你手上是长生不老药?就算是也没用,地球都毁灭了,难道去天堂当神仙?”

刘建军说:“这虽然不是那种药,可在这个时候比它还管事。这个药能让人忘掉痛苦,尽情狂欢。”

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刘建军手上拿的是刘大龙查获的一个犯罪集团用于迷奸良家妇女的烈性春药,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性欲,男人服用也能金枪不倒,比假面舞会用的那种药效要强多了。这种药能麻痹人的神经,使人忘记礼义廉耻甚至世间的一切,完全沉迷在性欲之中。药效强,副作用也大,对人的神经和肝脏、肾脏都有损害。不过,在这种时候,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

药瓶里共有一百粒红色的小药丸,不论男女每人每天只需一粒。

林少杰带着刘建军找到了方市长,三个人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召集大伙一说,都愿意服药。刘建军把红色药丸每人分发了一颗,大家服下不久都感觉浑身暖融融、飘飘然,但思维还算正常,有点酒后微醺的那种感觉。只是不管男女,性器官都份外敏感,贴身内衣的擦碰都能激起身体的快感,对性交的渴望更是如火中烧。

山顶别墅里面炊具齐全,陈嫂和小芳给大家做饭,饭后许多人就急不可待地进房间里去交欢了。齐家住在最里面的房间,齐东海用眼光示意如云跟他去房间里。

如云的心却在刘大龙身上,犹豫不决。

刘大龙知道如云的心思,也看到了齐书记对她的暗示,看如云站着不动,还用眼角的余光瞟着他,就走过来低声说道:“你还是先跟他过去吧,咱们有的是时间,等完事后你再来找我。”

如云点头,随着齐东海进屋,发现齐瑞跟他妈已经在床上玩得不可开交了。

如云心里凄苦,她跟齐瑞这对夫妻同床异梦,倒像是一对陌生人——互相之间的爱到底有多深,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如云懒得多想,应付齐东海的求欢,心里却惦记着刘大龙。齐东海被酒色掏空的肥胖身躯满足不了如云服下春药后饥渴的性欲,当然是比不上刘大龙身材魁梧、鸡巴粗硬,何况还有刘建军和林家父子作为替补随时可以上阵。

但在人生的最后这三四天里,如云也不想跟齐东海闹僵。毕竟现在大家同舟共济,奔向的是同一个目标,只想快乐地度过可怜的余生。尽管她恨不得分分秒秒跟刘大龙黏在一起,但也不得不抽时间过来陪齐东海。

在这里,齐东海的市委书记身份已经不好使了,如云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卑贱的性奴。为了避免齐东海妨碍大家寻欢作乐,如云对他说道:“你们一家都呆在屋里别出来,外面的人都跟发情的野兽差不多,你老婆和儿子出去恐怕就回不来了。尤其是你,外面美女如云,我不放心。除了我之外,你只能跟你老婆玩。

你听话的话,我每天都过来陪你会儿;要是不听,别想我再理你。”

齐东海唯唯诺诺,虽然如云的心不在他这里,但每天能跟她亲热一会儿总比没有强。老婆已经完全被儿子霸占了,他唯一的一点性乐趣都来自如云的赏赐。

时间的脚步永不停歇,世界末日终于来到了。

12月21日凌晨两点多钟,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可怕的海啸如期而至了。

整个滨海市地动山摇,很多建筑物倒塌。滔天巨浪如万马奔腾,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淹没了这个沿海小城市,熟睡中的人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丧身毙命了。

山顶别墅也能明显感觉到摇晃,好在这座建筑是钢筋水泥铸成的,倒也安然无恙。

别墅内,熟睡的人们也都被外面的巨大变故惊醒了。虽然每个人都服下了那粒药丸,但也都知道今天就是世界末日,活着的时间不多了,睡觉简直就是奢侈的浪费,还是彻底放纵吧。

林家的大卧室里,现在已经是肉体横陈、活色生香。女人的胯间淫水长流,男人的鸡巴始终铁硬,现在已经没人在乎什么了,都恨不得自己的性器官一直处于满足之中。

冯桂芝给小雨也服用了一粒春药,效果出奇的好,不但性交时能减少痛苦,还能激增小女孩的性快感。现在小雨已经完全痴迷于性交了,在众人之间穿梭,每个男人都胔过她不止一次了。

小雨看到很多男人在胔女人的屁眼,觉得很好玩,找到林少杰以后兴奋地说道:“爸爸,我看见奶奶、妈妈和阿姨都让人胔屁眼,我也想那样玩。”

林少杰犹豫着说道:“你年纪还小,不能跟大人比。爸爸告诉你,胔屁眼可有点疼哩,你不怕?”

小雨勇敢地说:“她们都不怕,那我也不怕。”然后跟林少杰小声的说道,“爸爸是不是在骗我?你看她们可舒服呢,我也要试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