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信佛的姨婆讲鬼故事(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直到天浩发现手指已经没有力气,这才愿意停下来,回头一看,珊珊阿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天浩起身看了看房间里的布置,觉得到处都感觉很温暖,几乎哪里都是淡黄色。

心情极好的回到客厅,没想到姨婆正在给外婆和珊珊阿姨讲鬼故事,天浩头一次听鬼故事,而县听说姨婆是信佛的,这一个信佛的讲鬼故事,天浩觉得无比的稀奇,所以没有打扰,坐到一边就认真聆听起来。

只见姨婆那微笑始终保持着,天浩记得这样的笑容曾在多个人脸上见过,也都有不同的对比,如果说爷爷那样的云淡风清,田公公那样的医者机智都是不能常见到的话,那么姨婆的积极热情也一定是少见到的。眼里流露的全是给人美好的感觉。

就连现在讲到的故事一样,虽是鬼故事,但听的人也感觉不到恐怖,比如:世间上人有好人坏人的分别,鬼和人一样,也有好鬼坏鬼的不同。人世间虽然有坏人,但是好人毕竟比坏人多;鬼道中虽然有恶鬼,但是善鬼终究比恶鬼多。有时候人和鬼比起来,人比鬼还要邪恶。我们责怪一个人心术不正时说:“这人的鬼主意真多!”其实人要是真的使起“鬼主意”来,连鬼都要甘拜下风,自叹不如了。

南阳有一个人叫宋定伯,有一天夜晚赶路时,在荒野中不巧遇见了鬼,他壮起胆问道:‘喂!你是谁呀?怎么走路一蹦一跳的?’

‘我是鬼啊!咦!你又是谁呀?’

宋定伯一听,糟糕!今天怎么活见鬼了,如果坦白告诉对方自己是人,会不会遭遇不测?一个转念,于是把人最高的本领──欺骗,拿出来骗他一下:

‘我也是鬼呀!’

‘喔!你也是鬼呀!那你要到那里去呢?’

‘我要到京城去呀!’

鬼一听非常高兴,就对宋定伯说:‘好极了!我也刚巧要到京城去,咱们正好结伴同行,宋定伯无奈,只好硬起头皮和鬼一前一后地走着,一人一鬼走着走着,走了一段路之后,都觉得有一点疲倦了,鬼就提议说:‘路途遥远,这样子走法实在太辛苦了,不如我们轮流相背着走,既可赶路,又可休息,你看好不好?’

‘好呀!’

‘那我先来背你。’鬼说完,就把宋定伯往身上一背。

‘哎呀!怎么这样重啊!’

鬼没有一定的形象,鬼也没有重量,鬼只是一种灵、一种气而已,他可以穿墙而过,也可以隐形不见,因此鬼会觉得人怎么如此的重。宋定伯听鬼一问,赶忙撒个谎说:

‘因为我是个刚死的鬼,所以比较重嘛!’

鬼信以为真,一人一鬼继续走着,走到了一条江水涛涛的河边,鬼指着河说:‘现在我们只好游泳过去啦!’

说完纵身一腾,“呼”地一声,好像云雾飞扬一般,轻飘飘无声无息地就游到了对岸,转身看到宋定伯在水中费力地划动双臂,发出“澎通!澎通!”的巨响,慢慢地游过来。鬼着急地赶到岸边,气急败坏地说:‘喂!你怎么游得这么响呀!给人听到会吓坏他们的。奇怪!你的声音为什么会这么大?’

宋定伯看到鬼在疑心,赶快搬出人的技俩说:‘我刚死,还没有学会游泳啊!’

上岸之后,两个又起程赶路,宋定伯心中暗想:今天真霉运碰见了鬼,总要想个法子摆脱他才好,于是装出一脸谦虚求教的诚恳样子说:‘喂!老兄,我刚刚才死不久,对于我们鬼的情形都不大明了,你是经验多,请告诉我,我们鬼道的众生最害怕什么?’

‘我们鬼最害怕人类的唾沫,万一有人对我们吐痰,我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鬼很诚意地回答他。

这时天际渐渐现出鱼肚白,天色快要破晓了,一夜的疲累,眼看着也快到京城了。宋定伯趁着鬼没有注意的时候,突然趁其不备,往鬼的身上吐了一口浓浓的痰沫,只见鬼痛苦地扭着身子在地上翻滚打转,转着转着,鬼不见了,变成了一头驯服的小山羊。宋定伯于是把这头羊牵入城里,卖了一千块钱。

这段故事说明人的狡猾、奸诈、狠毒、无情,有时连鬼都难以望其项背,鬼以诚恳、信任、坦率、真实的心来帮助人,而人所回报的却是欺骗、无义、谄曲、自私的态度,有时人是个满怀鬼胎比鬼还要恐怖的人间恶鬼。

听完这长长的一个故事后。天浩觉得姨婆的故事太精彩了,多想再听几个,可是恐怕没那么多时间。

“所以说鬼其实并不可怕,有很多人比鬼可怕多了。”,姨婆对张菊这样说道。

张菊听完后,发觉鬼是不怎么可怕了,可是现在要请走这个小鬼,张菊还是心里面感到很惶恐:“张桃,我这次来主要还是想麻烦你想个办法帮我把那个小鬼抓走。”

张桃听完后‘呵呵’的笑了笑,这笑真的有几分高深之意:“姐姐啊,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

天浩一听,又有故事,迫不及待的期待下一个故事。张桃喝了口开水,故事就这样又开始了:关于鬼生活的苦乐情形,古书里有一段非常彩绝伦的记载。有一个鬼刚死了不久,老是找不到食物,他干瘪着肚子到处飘荡,碰到了一个老鬼,老鬼就说了:‘喂!你怎么面黄肌瘦,一脸憔悴呢?’

‘我做鬼已经好几天,一直都没有吃东西,怎么不消瘦呢?唉!老兄,你做鬼比较有经验,能不能告诉我如何才能改善生活呢?’

‘那还不简单,像我们这一类,只要装神弄鬼一番,就有办法啦!老鬼倚老卖老地传授锦囊妙计。

‘喔!我懂了。’

新鬼恍然大悟,就跑到城东一户穷人家里。那户人家正在磨面粉,他一进去就替他们推磨子,磨起面粉来。这一家人看了大叫:‘哎呀!这磨子没人推,怎么自己动起来了呢?这一定是鬼在推磨呀!也许是佛菩萨慈悲,可怜我们家里贫穷,派个鬼来替我们推磨啊!’

这新鬼从初更一直推到天亮,推得精疲力尽、两眼昏花,却一点东西也没有吃到,就怒气冲冲地跑去找老鬼:

‘喂!老兄,你叫我装神弄鬼,就能改善生活,可是昨晚我去替城东的人家推了一夜的磨,却什么东西也没吃到。’

‘哎哟!你真胡涂,你去的那户人家是信奉佛祖的啊!他们有正信不怕鬼,怎么会给你东西吃呢?’

‘好!那我今晚到城西换一家。’

新鬼趁夜色迷蒙赶到了城西,找了一家舂米的,趁着人们休息的时候,拿起棒子,兀自舂捣了起来。这家人看了都啧啧称奇:

‘唷!奇妙,奇妙!昨夜佛祖慈悲叫鬼到城东去推磨;今天祖师爷显威,也叫鬼到咱们家来舂米。’

新鬼卖力地舂,天明鸡啼了,舂得腰酸背痛、浑身无力,还是没有吃到任何东西,便气愤不已地回去找老鬼算帐:

‘你倒说说看,这一家人为什么也不给我东西吃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