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长生不老之柳月望沦陷】(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zxq90

字数:5180

20200701

八月底天气依然炎热。

长沙的天气,历来要到十月份,才能稍微凉快一些,偶有夜间凉风,薄被加身。

刘长安划拉了一下手机,看了看明天的天气,其实天气预报还是比自己占卜靠谱的多,很多时候根据经验和观察得出的气象预测都不是那么的靠谱,气象千变万化,连世界排名第一的计算机承担的气象预测任务都仅供参考,更何况看看蜻蜓小鸟蛇虫鼠蚁就能百分百确定接下来几日的天气?没谱的。

他看天气并不是关心军训,而是关心他的辣酱,打了个电话给周书玲,让她帮忙太阳下山了以后就把他晒的辣酱收起来,这东西周咚咚爱吃就吃吧,辣的她舌头都肿了,刘长安就不信她能吃掉多少。

来到上次刘长安蹲过点的沥青料路上,看到公交站蓝色的小牌子,刘长安站在那里等了三分钟,身材高挑的美少女就走了过来。

“果然,什么样的大美女穿上军训服,都平平无奇了。”刘长安笑着说道。

“你说我平?”安暖打了刘长安一下,生气地撒娇:“一见面就惹我生气。”

“我是说你的整体形象。”刘长安纠正了过来,现在就变成了她不但平,而且平平无奇。

“这你就太扯淡了……”安暖的头发已经松开,披散了下来,她手指撩了撩头发,脸上的笑容十分自信,“你可以说古天乐平平无奇,但是你要说本姑娘的外貌形象气质平平无奇,简直是你刘长安这辈子最睁眼说瞎话的时候了。”

“我最睁眼说瞎话的时候,是那次你问我高中三年,我没有谈过恋爱,有没有觉得遗憾……”刘长安笑着摸了摸安暖柔润娇嫩的脸颊,“其实我觉得,那时候我们相处的感觉,暧昧以上,恋爱未满,但是并不遗憾。”

“讨厌!总说让我喜欢的话。”安暖搂着刘长安的手臂,脸颊上有着微涩甜蜜的桃晕,跃跃欲试地踮了踮脚。

树叶婆娑,风儿撩着发丝,少女的心飘飘荡荡的想要落在他掌心里才好,这种感觉让她眼睫毛微微颤抖着,明亮的眼眸仿佛装着星河一样闪耀着羞涩的光芒。

刘长安捧着她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嘴唇,湿润的唇瓣犹如温香软玉,是刘长安的手艺也调羹不出的美味,姑娘家微微张开嘴唇,试探地伸出了一点舌头,仿佛怯怯弱弱的小兽在穴里探出头来,就被敏锐的猎手击中要害地捕捉到。

“长针眼了!长针眼了!羞死个人啊!你给我留点脸面!明天学校里就传出来柳月望的女儿在路上和人亲嘴,我……”

柳月望不知道从哪里杀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教案,劈头盖脸地把刘长安和安暖分开。

“妈!哎呀!你教案里还夹着什么啊……痛死我了!”安暖羞不可遏,慌慌张张地躲避。

刘长安一把将安暖拨到身后,挡在了女儿与母亲之间,一手搭在了柳月望的肩头。

“轻一点。”

男生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制服落在柳月望的肩头,让她心底不由自主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你还敢躲?!”柳教授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愈发用力的向男生身后的女生扑去:“长大了是不是?”

安暖抱着脑袋,缩在刘长安身后,只是一个劲嚷嚷:“打人啦,打人啦…”

柳月望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上。

刘长安顺势,左手扶住她的肩膀,右手揽到她的胸前,落在柳月望娇挺的乳房上。

宽大的手掌恰到好处的覆盖住乳房的上半部,柳月望浑身一个激灵,只感觉原本肩头那股热气像一只小老鼠般顺着胸口向下钻去,一直钻到两腿之间,笑嘻嘻的吐了几口口水。

刘长安似无所觉,右手随意的揉了揉,然后用力一捏。

柳月望感觉那只小老鼠在漱口。

强烈的刺激让她差点叫出声,条件反射般想要站起身,却被刘长安左手按住,动弹不得。她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右乳在男生的按揉下渐渐发胀。

安暖感觉前面动静稍微小了点,忍不住探出头,小心翼翼向前看去。

刘长安脑袋后面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右手向上一滑,两手便同时扶在了柳教授的两个肩膀上:“小心点,不要摔倒。”

柳月望被他摸了胸,又羞又气,再看了一眼犹自带着笑容的刘长安,这家伙真是脸皮厚……也是,脸皮不厚怎么可能擅长追女孩子?

“这里十分安静,环境很好,路上行人稀少,情到自然处难免热切。”刘长安面不改色的解释了一下,同时道歉,“下次我们会在没人的地方。”

“你说什么!”母女两个异口同声,只是安暖羞嗔,柳月望横眉怒目。

“下次我们会发乎情,止乎礼。”

“这还差不多。”

“讨厌啊!妈,你从哪里钻出来的?”

“钻,你以为我是老鼠啊?”这个比喻一出口,柳月望又不由自主响起刚刚在自己身上钻来钻去的那只小老鼠,气势陡然降了下去,然后又升了起来,抓起教案,没头没脑拍在女儿身上。

“哎呀,又打我,我就这么一说嘛,你教案里夹着什么啊!打人这么疼!”

“用你管!”

母女两个斗嘴似乎是日常,柳月望毫无疑问是第一次见到女儿成年以后和异性的亲密接触,对于家长来说总有点异样的感觉,情绪有些激动,但更激动的是刘长安刚刚那似乎无意,却又像是故意的举动。

今天她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腰间系了一条淡灰色的腰带,胸襟周围也是灰色的边线,自然的散开,黑色的内衬让成熟妇人的上围显得不那么过份丰满,大波浪的卷发有些时候了,起伏的像天边平滑的山麓,腰肢牵扯着臀线摇曳,三十六岁的女人正好积累了足够多的内涵和学识,让她即便偶尔走性感路线也不至于气质浅薄,那种知性专业的韵味,总能够压得住男人最关注的那份魅惑。

只不过这份气质被刚刚的举动破坏了不少。

柳月望撩了撩落到耳边的发丝,悄悄咬了咬嘴唇。刚刚被男生捏过的地方还有些发烫。更糟糕的是,她感觉自己下面已经湿透了,滑腻的水儿侵染了内裤与丝袜,让原本就紧绷的纶线愈发紧绷起来,磨的她很不舒服。

于是她招呼着安暖与刘长安,走快一点。

回到家。

柳月望打开门,弯下腰去脱鞋,她今天穿了一双黑色的丝袜,脚跟和脚趾的位置也没有被顶的通透露出肉色来,依然是质感细密圆润的感觉,她换了鞋以后,习惯地伸手去解腰带,连忙放了下来,今天家里不止自己和安暖。

刘长安就站在她身后,安暖还在门外。

“往里进一点,我还在外面呢!”安暖在身后喊道。

刘长安毫不在意的向前挤了挤,小腹重重的撞在柳月望的屁股上,让她不由自主向前倾了身子,直到扶住鞋柜才站稳。

“你……”柳大教授脸色腾的涨红,两腿之间仿佛又有潮气涌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