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侯王表第二(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昔周监于二代,三圣制法,立爵五等,封国八百,同姓五十有余。周公、康

叔建于鲁、卫,各数百里;太公于齐,亦五侯九伯之地。《诗》载其制曰:“介

入惟藩,大师惟垣。大邦惟屏,大宗惟翰。怀德惟宁,宗子惟城。毋俾城坏,毋

独斯畏。”所以亲亲贤贤,褒表功德,关诸盛衰,深根固本,为不可拨者也。故

盛则周、邵相其治,致刑错;衰则五伯扶其弱,与共守。自幽、平之后,日以陵

夷,至虖厄&阝区&河洛之间,分为二周,有逃责之台,被窃铁之言。然天下谓之共

主,强大弗之敢倾。历载八百余年,数极德尽,既于王赧,降为庶人,用天年终。

号位已绝于天下,尚犹枝叶相持,莫得居其虚位,海内无主,三十余年。

秦据势胜之地,骋狙诈之兵,蚕食山东,壹切取胜。因矜其所习,自任私知,

姗笑三代,荡灭古法,窃自号为皇帝,而子弟为匹夫,内亡骨肉本根之辅,外亡

尺土藩翼之卫。陈、吴奋其白挺,刘、项随而毙之。故曰,周过其历,秦不及期,

国势然也。

汉兴之初,海内新定,同姓寡少,惩戒亡秦孤立之败,于是剖裂疆土,立二

等之爵。功臣侯者百有余邑,尊王子弟,大启九国。自雁门以来,尽辽阳,为燕、

代。常山以南,太行左转,度河、济,渐于海,为齐、赵。穀、泗以往,奄有龟、

蒙,为梁、楚。东带江、湖,薄会稽,为荆、吴。北界淮濒,略庐、衡,为淮南。

波汉之阳,亘九嶷,为长沙。诸侯比境,周匝三垂,外接胡、越。天子自有三河、

东郡、颍川、南阳,自江陵以西至巴、蜀,北自云中至陇西,与京师内史凡十五

郡,公主、列侯颇邑其中。而藩国大者夸州兼郡,连城数十,宫室百官同制京师,

可谓挢枉过其正矣。虽然,高祖创业,日不暇给,孝惠享国又浅,高后女主摄位,

而海内晏加,亡狂狡之忧,卒折诸吕之难,成太宗之业者,亦赖之于诸侯也。

然诸侯原本以大,末流滥以致溢,小者淫荒越法,大者睽孤横逆,以害身丧

国。故文帝采贾生之议分齐、赵,景帝用晁错之计削吴、楚。武帝施主父之册,

下推恩之令,使诸侯王得分户邑以封子弟,不行黜陡。而藩国自析。自此以来,

齐分为七,赵分为六,梁分为五,淮南分为三。皇子始立者,大国不过十余城。

长沙、燕、代虽有旧名,皆亡南北边矣。景遭七国之难,抑损诸侯,减黜其官。

武有衡山、淮南之谋,作左官之律,设附益之法,诸侯惟得衣食税租,不与政事。

至于哀、平之际,皆继体苗裔,亲属疏远,生于帷墙之中,不为士民所尊,

势与富室亡异。而本朝短世,国统三绝,是故王莽知汉中外殚微,本末俱弱,亡

所忌惮,生其奸心;因母后之权,假伊、周之称,颛作威福庙堂之上,不降价序

而运天下。诈谋既成,遂据南面之尊,分遣五威之吏,驰传天下,班行符命。汉

诸侯王厥角稽首,奉上玺韨,惟恐在后,或乃称美颂德,以求容媚,岂不哀哉!

是以究其终始强弱之变,明监戒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