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之馆(赵雪篇)(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字数:4858赵雪篇炎炎的夏日一如既往,奇妙馆里也是一切如常。

虽然刚到六月,但午后的气温已经很高,客人们大都去了后屋或地下,去进行些饭后的休息或娱乐活动,店面里只剩下王姐和几个工作人员,在整理橱窗里摆放着的那些人体展览。

这时,一辆suv开进院子,车门被从里面打开,下来两个大汉,把一只小小的狗笼抬了下来,笼子里蜷缩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

笼子很低很窄,女孩跪趴在笼子中,大小腿折叠,身子压在大腿上,一对看上去不小的乳房,从身体两边被挤得更加突出,圆鼓鼓的,贴靠在笼壁上。

女孩的双手被系在了身后,手腕被固定在了笼子顶上,这个姿势使得她的头部被压得很低,难以动弹,但女孩还是竭尽全力地抬起头,努力地看向前方,看向那个从副驾驶座位上下来的男孩,并大声哭喊着:“人,人,我错了,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您原谅我吧,千万别不要我啊。”

男孩听到她的叫喊,踢了一下铁笼,冷冷的说道:“我看你整天跟那里发骚,好心好意赏你给我们舔脚。你到好,还挑剔起来了,让我在同学面前丢脸,还好意思求我原谅你?!”

“人,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只顾着自己,光舔您一个人的脚,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下次,下次我一定会让每个人都满意的。

女孩满脸泪痕,艰难地仰着头,却还是只能看到男孩的裤脚和运动鞋。

“好了,闭嘴吧,我带你来这,就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乖乖听话,好好表现,我考完试就来找你,要不然,今天,就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男孩说完话,不再理会那女孩的各种感激和表态,迈步向屋里走去,并叫两个大汉把笼子一起抬进来。

王姐在店里已经看到了外面发生的事,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而是等男孩走进屋子,才不慌不忙地站起身,笑盈盈地问道:“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您好,我叫张靖然,您一定就是王姐吧。”张靖然微微鞠了一躬,毕恭毕敬地说道。

“是我,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王姐还是那副淡淡的笑脸。

“啊,是这样,我是个高三的学生,这不是马上就要高考了吗,我想在高考结束那天,在您这里办个小型的party,做为高考结束的庆祝,不知道方不方便。”张靖然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哦,当然可以,大概会来多少人,有什么特殊要求吗?”王姐把张靖然和两个大汉让到沙发处,开始准备讨论细节,把那个靠放在橱窗旁被午后的阳光直射着的,折叠在笼子里的女孩完全抛在了脑后。

王姐叫来店里的工作人员给张靖然三人上了饮料,然后边笑边聊,时不时的还有更多的客人加入进来,提些建议一起探讨或是嬉笑玩闹一番,直到太阳快要下山,天色渐暗才最终结束了商议。

王姐把张靖然三人送到门口,指指地上的笼子和里面已经几乎虚脱昏迷的女孩,说道:“别忘了你的东西。张靖然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双手递给王姐,并说到:“抱歉抱歉,差点给忘了,这个还要麻烦您一下最新??。”

王姐接过那张带着熟悉花纹的卡片,看看上面清晰的四个大字“菜:赵雪”,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明白了,就交给我吧。”然后目送三人出了店门。

送走客户,王姐叫人把菜的材料从笼子里拽出来,长时间的放置和脱水,使赵雪的头脑有些发昏,浑身酸软无力,她还沉浸在人离开的沮丧中,耷拉着脑袋,被人抓着手臂,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你是叫赵雪吧?”王姐微笑着,轻声问道。

赵雪点点头,算是答。

“张靖然是你的人?”王姐又问。

赵雪听了这话,抬起头,看了一眼王姐,抿着嘴,点了几下头,眼里似是有些湿润。

王姐笑笑:“五天后,你的人要在这举办聚会,你也要参与进来,而且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你能配好吗?”

“我能的,我一定能,为了让人满意,我什么都愿意做。”

?地?¨?赵雪直直的看着王姐红艳艳的双瞳,沙哑着嗓音,激动地答到。

王姐笑笑不再说话,然后领着赵雪向店的深处走去。他们七拐八拐地进入了一间空旷的房间,房间里没有任何家具和摆设,地似乎是金属质地,呈现出一个一个长方形的格子,每个方格上面还都写着不同的编号。

屋子的天花上连接着一个个一时看不出用途的机械装置,大多数都是一根根手腕粗的金属杆,最下端带有一个3多公分的横杆,金属杆一根根竖在那里,连接着天花的地方似乎还有着轨道,能用于移动。

而位于房间正中的一个是比较粗大的圆柱形装置,上面布满了一个个中间带孔洞的小圆球,还有少量几根软管,从装置上伸出来,插在带有不同编号的地格子的一角。

王姐从中间的装置上拽起一个圆球,拉出后面连着的软管,让赵雪把圆球咬在口中。赵雪把球含住后,王姐按动机器上的按钮,圆球迅速变大,把赵雪的嘴填得满满的,圆球卡在了赵雪的嘴里,无法被吐出来。

王姐继续按动机器,地上的一个方格打开,里面是满满的透明液体。两个工作人员抓着赵雪的手腕,使她双臂高举,把她投下了池子,然后地又拢起来,管子卡在方格一角预留好的位置里。

池子的长度和宽度都刚好能让一个人直直地站立在其中,虽然前后左右都有空隙,但赵雪的双臂、双腿都只有少量的活动空间,虽然腿部能够做到微微弯曲,但并没有足够的距离能让她放下手臂。

池子非常深,赵雪站在池底,高举双手,也完全够不到上盖,她的全身上下,从脚底到指尖,全都浸泡在了这种不知名的液体中。

那液体看上去清澈透明,就像清水一般,但只有赵雪才知道,泡在这液体中,她感觉到的是一种火热的灼烧感,那感觉像是开水、像是滚油、像是无数的尖针在不停地刺入她的皮肤。

赵雪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嘶喊,她奋力地挣扎着,想要爬出这地狱般的深渊,但池子的四壁光滑无比,上盖拢后,池子里是一片黑暗,只有头顶的那个插着管子的小小角落,渗透出一丝丝微弱的光线。

疼痛和挣扎使赵雪的呼吸加快,她口中的管子虽然能使她顺利地吸入空气,但由于她的鼻子也被浸泡在液体中,她用嘴吸入空气的同时,鼻腔里也会不自觉地吸入少量的液体。

那刺激性的液体,一点一点地侵入她的身体,灼烧着她的鼻腔、她的喉咙、她的气管、她的肺叶,而随着液体的吸入越来越多,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但疼痛和缺氧只会让她更加努力地吸入空气,并继续把那见鬼的液体吸入肺里。

赵雪在黑暗、灼烧、缺氧的地狱中不停挣扎、攀爬,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肺部越来越疼,而氧气越来越不够用,她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几乎开始出现幻觉。

突然,赵雪觉得头顶上光线变亮,她顾不得眼睛的疼痛抬头向上看去,朦胧间,有一个什么物体伸入了水中,赵雪不知自己看到的是真是假,但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可能,她伸出高举的双手去够向那个东西。

那是一根金属柱,上面还带着横杆,赵雪用尽全身力气紧紧地抓住那根横杆,她能感觉到,那东西正缓缓上升,一点一点地把她拉出水面。

先是双手,然后是小臂,随着大臂也被慢慢拉出水面,赵雪的头终于出现在之前房间的地之上,随着她露出头部,她嘴里的口塞也被放气缩小,管子被拔了出来。

赵雪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虽然肺里的积液依旧给她带来疼痛,依旧阻挠着氧气进入她的血液,但毕竟她的鼻子已经出了水面,不再有更多的液体被她吸入进去了。

赵雪一边咳一边吐,鼻腔和嘴巴都有液体向外流出,她的缺氧慢慢被缓解,虽然体内体外依旧疼痛异常,但并不再有溺毙的危险。

金属杆带动着赵雪的身体,一点一点往上升,就在赵雪的膝盖离开水面前,杆子停了下来,赵雪的两条小腿继续停留在了那烫人的液体之中。

赵雪感觉到了自己不再上升,便睁开流泪不止的双眼,想看看情况,就在这时,她双手抓握的横杆的中间位置,突然喷出大量的水流,正好打在她的头顶上。

水流很冲,力道很强,喷射的面积很大,赵雪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流击中,双手一滑,没有抓住横杆,竟一下子又掉落进了水池里,而这次,她连嘴里的呼吸器都没有连接,液体迅速没过了她的头顶、她的双手,她开始在池底挣扎,攀爬那光滑狭小的池壁,想离开这灼烧着她全身的刺激性液体,但却毫无进展。

就在她又一次感受到了缺氧的威力和爆炸般的肺部疼痛时,她的双手,再一次碰到了那金属横杆,她紧紧地抓住那湿滑的横杆,拼尽最后的力气屏住呼吸,等待那金属杆再一次慢慢把她拉起。

横杆以它固有的速度慢慢上升,还是停留在了刚才那个高度,水流再次喷射出来,而这次,赵雪说什么也不会再松手了。

大量的水流喷射着,不光是头顶,赵雪四周那些从天花上身伸下来的金属杆,也对着赵雪喷射出大量水流。

水流很冲,打在赵雪的身上生疼,水流很大,浇在赵雪的头上脸上,使她难以顺利呼吸,但这一切都比她脚下水池里的情况要好得多,赵雪低着头,任由着水流的冲刷,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那保命的横杆上面。

赵雪手中的金属柱慢慢转动,水流充分地冲洗着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然后金属杆再次慢慢向上升起,把赵雪完全拉出那狭小的水池,然后地拢,赵雪终于再次踩到了坚实的地面上。

等四周喷头的水都停下来,两个工作人员抓着赵雪的手臂,扶着她站起身。

赵雪感到她手臂上被抓住的地方,又疼又痒,刺刺的很不舒服,那感觉就像是用锉刀或砂纸在轻轻地打磨她的阴蒂一样。

王姐来到被清洗干净的赵雪面前,伸出手抚摸赵雪的脸颊、颈部、锁骨,然后一路向下,来到乳房、肋骨、侧腰、胯骨,最后是赵雪那充实饱满的大阴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