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4)(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4,啊目睹的木。

那天总督参观了实验园,但是合同始终没有签下来。火星人明确的拒绝了在试验园举行任何活动的要求。所有的人都失望了。试验园管理委员会会议大厅的一块大型显示牌原来准备报道试验园获得地球火星歌曲大奖赛分会场的特别新闻,现在也是我的关机了。

但是跳跳小鹿已经杀完了细菌,所有还要最后用一次。不过因为完全没有什么希望了,接待也松懈了下来,没人管她了,反倒让她参加了招待晚宴。

火星人招待会有歌舞助兴。第一个节目是雅筝的《啊目睹的木》。

雅筝被一群只在腰间围了一圈树叶帅猴子一样的小伙举出到了舞台的中央,扔倒在地上。

雅筝摸着自己的屁股坐在小舞台的地上,可能摔痛了,想起又起不来。这是当时的一种表演风格,一定要让主角表演真实。

然后一帮男人围着起不来的雅筝喊起了号子,“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整首歌没有别的词,转来转去只有这一句话,还听不出什么意思。可是当时的人就喜欢这种简单明了的表演形式。觉得这样好。

只穿了一身同肤色一样的紧身衣,外面同样只穿着一圈树叶,另外在乳头上打了一个洞,隔着紧身服穿进一根金属别针,别针上挂了两片晶莹的树叶。雅筝突然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跳了起来,不顾臀部的疼痛冲出男人群。所有的灯光都打在了她的身上。两片质感颇强的小树叶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暂时走不动的雅筝像鬼魂附体一样,雅筝突然双腿好像屁股下面有个凳子一样假坐,双膝还一里一外的扇动着;双手举向天花板,疯狂的唱了起来。“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

“让一下,”在雅筝表演的同时,一名侍者吆喝着开路过来,直接走到了贵宾的旁边,“放在这。他指着总督先生旁边的一把椅子说道。

接着四个小伙子一人一根胳膊,一条腿的,和刚才抓雅筝一样的把跳跳小鹿抬到了大会主席和贵宾等等前面。

大会主席只是在跳跳小鹿的额头轻轻的一吻,摸了摸她的乳房,便把跳跳小鹿让给了后面的公社社长。这是当时比较正式的礼节,表现出人类谦虚的本色。

工社社长一百多岁了,仍然面若童男。每周都要亲驭一个处女。当然是机器处女,比天然的好,破处时不但流血,那个地方还会发出“啵”的一声,代表你已经吸到女精了。他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跳跳小鹿,在她的私处随意摸了一把,往旁边撇了撇嘴。于是跳跳小鹿被送到了火星总督的身旁。他这表现出了地球人对外星贵宾的尊重,没有数千年厚重的文化积淀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地球人自己认为:火星人不得不因此承认他们作为新兴星球的浅薄。

“这是什么?”火星人指着跳跳小鹿问到。

“她便是刚才灌肠的那个!”有人低声向火星人介绍说。“要不要看看她的私处?货色相当不错”。

“不着急。再看看”总督都没正眼看,又吃了一口形态与女人外阴十分相像的水汆鲍鱼,然后慢条斯理的说。“这道菜不错。毕竟我们火星法律规定只允许吃植物和人造蛋白。这种杀生的饮食习惯太落后了”。

“对,对,对,,地球现在也准备立法禁止宰杀哺乳类生物了。”大家一片统一的声音。

“所以禁令下来之前还可以试试。”外星人果然十分粗鲁,重效率而不重礼节。

“你好。”落地后的跳跳小鹿含蓄的和『火星使者』打了招呼。

“这位是?”总督这才发现旁边多了一个人。

“我?”跳跳小鹿也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

“她便是刚才灌肠的那个。是我们的一个唱歌的新秀。”公社主席赶快介绍说。台上的啊目睹的木让他印象深刻。

“对对。有印象。穿上衣服还真认不出来了。”总督说。“刚才你那个屁放的好!把医生的眼睛都给糊住了。哈哈哈,,,”总督放肆的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好像他们也都看见了一样。其实现场并没有转播,只有极少几个人看到了那个场景。

“嘿嘿,,”跳跳小鹿自嘲似的跟着笑了两声。他那么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自己刚才的净身已经被人偷窥了。但是却无法发作。只能跟着讪笑。心里却在疑惑着他们还看到了什么?。

“唱得不错。”总督说。“这首歌不但冲击力强,而且传播也广,都传到火星去了。火星上现在也天天的,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

正说着呢,第一个节目已经表演完了。因为看到总督对啊目睹的木感兴趣,便把雅筝也叫来陪着。

第二个节目是表演相声。这是个地球的传统节目,当时分成了『清水派』和『大众派』两种流派。『清水派』由政府养着,格调高雅,他们看不起『大众派』。

他们的问题在于创作非常吃力,无法满足大众广泛的需求,由于他们有一段时间主导着这个传统艺术的发展,所以几乎断送了这门艺术;『大众派』便不一样了,他们拯救了相声这个行业,否则『清水派』创作太少,又不肯接受民间力量,不愿意分羹给别人,几乎葬送了这个行当。

『大众派』也有他们的问题,首先是『媚俗』;虽然产量大,但是质量低下,语言及其下流,庸俗不堪,完全是靠一些低级的语言取悦于那些低档次的观众。

他们的致命弱点还不是这个,他们还有自己的基本观众。他们的致命弱点是是演员良莠不齐。就连这么低质的表演,真正能演好的也没有几个,挣钱的那几个人全靠个人魅力维持着,没有了顶尖的这几个,其他人还是撑不起这个门面。关键还是水平和素养。

于是就出现了第三个流派『国际创新派』。今天表演的便是创新拍的节目,但是还不成气候。“南边有快青草地,蹦出了蝈蝈与蛐蛐。”表演者说道,“蝈蝈说,我昨天吃了三只斑斓打猛虎;蛐蛐说,我昨天吞了七只草包大叫驴,,”。

“来来来”总督看到雅筝了十分高兴,十分礼貌的示意跳跳小鹿站起来,然后拍拍椅子面,意思是请雅筝坐下。跳跳小鹿只好站在了雅筝的后面。

“哥俩正在吹牛逼。忽然间,扑啦啦,飞出一只五彩锦毛大公鸡。蝈蝈『呗儿』的一声喂了鸡”。

雅筝不客气的坐在了跳跳小鹿原来座位的上面。

“蛐蛐一看生了气。『呔』的一声叫住了鸡。『你昨天舔了我亲娘舅,今天又啃了我二姨。你拿三两棉花纺(访)一纺(访),我姓蛐蛐没有好惹地』”。

跳跳小鹿只能跟班的一样站在一旁。

服务的机器人好机灵,看到这个情形立即蹲了下去,自动成为了跳跳小鹿的座椅。虽然从机能上讲,机器人完成这个动作并不困难,能够『想』到这点才是关键。还有一点,机器人可以承受这个工作;可是即使能做,人类也不会这样做的。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个个人『尊严』,或是说『羞臊观』的问题。

要不要给机器人设置『羞辱感』曾经是地球机器人制造业的一个重要的争论问题。同意的人认为有了羞辱感,机器人可以更好的与人类沟通;不同意的则认为不能让机器人什么都有,否则后患无穷。

这场大争论的结果是,地球上通过政府行政命令的方式禁止为机器人设计、安装羞辱感的软件;而火星上没有这条规定。

最为诡异的是,两地的机器人最终竟然异途同归的全都获得了自己的羞辱观。

不同的是,火星的是初始时安装的;地球的是自己在使用中机器人通过实践自己产生的。

跳跳小鹿坐到了机器人上,虽然不用站着了,但是因为位置在贵宾和雅筝的后面,倒像是两个人的翻译,虽然翻译这个职业早已不是人的工作,交由微型机器人去做了。

“你唱的不错,”总督没有听出来。毕竟两球的文化有所不同。他现在对雅筝大加赞赏,“谁说下里巴人不好来着?”。

“谢谢。”雅筝有礼貌的回答说。雅筝这天来例假,不愿意说话。不然她的话可多了。

“好!”总督再次叫好,“你是人类还是机器人?”说着用手捏了捏雅筝的脸蛋。

“你才是机器人呢!你们全家都是机器人。”雅筝杏目竖了起来。这种话是一种骂人的话,地球人认为可难听了。

“好好!脾气也好!”总督更高兴了。

“哗哗哗”观众们鼓起掌来,一段相声说完了,下面的人一句也没听。注意力都在火星人这里。

“下面一段相声是歪谈诗词。”报幕员说。

20世纪6070年代,中国大陆把向观众报告节目的人叫做『报幕员』,台湾叫做『主持』。后来报幕员的功能增加,大陆也叫『主持』了。随着主持人的功能的降低,一些活动又改回到了『报幕』。

“今天的相声,我们谈一谈过去的诗词,,”一个说相声的人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