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和杜磊幸福的样子】(3)(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幸福的样子27年2月24日字数:35【我妈妈和杜磊幸福的样子】(3)你揪着我的小辫子迁就我的小性子转眼国庆节假期到了,杜磊又约妈妈出去玩,正好我妈妈有三天轮休假,当然满口答应。

我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红色连衣裙,这件粉红色连衣裙又非常紧身,将一对丰满、挺拔、浑圆的极品玉峰颤威威的撑在胸前,那动人的弧线充满了诱惑,让杜磊禁不住想摸上一把。

披肩长发扎成了马尾,包裹在大腿上的是一双透明白色薄丝长统丝袜,大腿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奶茶色高跟皮凉鞋更平添不少性感;粉红色连衣裙露肩的设计,让我妈妈那光润圆腻的香肩,雪藕般的柔软玉臂在空气中摇摆,显得青春又诱人。

“三石头,你怎么龙体欠安呀?怎么不停擦鼻子?”

“噢,流了点鼻血,男人就是火气大。”

坐上杜磊的车,他不怀好意的问:“草水平,你有没有少女时代的衣服和裙子什么的?”

“三石头,你怎么给我乱起外号了?”

“你的名字萍,不就是草字头,加三点水,加平吗?这是我们之间的专属昵称!”

“这倒也是,不过你这么叫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三石头你问我有没有少女时代的衣服和裙子,你不会是有什么邪恶想法吧?”

“我就是想让路人觉得我们都是中学生而已,错觉产生美嘛!”

“当然没有,少女时代的衣服和裙子,早都送人了、扔垃圾堆了。”

“我送你一套日本女生的水手服怎么样?”

“别胡闹,三石头你个变态的大色狼!”

一边骂着,一边还是下车后喜孜孜跟着杜磊进了一家日货专卖店,里面几乎全是哈日的小屁孩,杜磊用他爸单位的购物卡付账。

等妈妈穿着日本女生的水手服、并将长头发扎成数根小辫子走出日货专卖店来时,真有不少路人当她是豆蔻年华的少女。

就是我妈妈那对比较丰满的乳房太不像少女的了,幸好没有和普通熟女一样下垂,还和少女一样挺拔,再说现在长着巨乳的少女也不少,像不像少女,关键还是脸和身材吧!甚至有几个好色男生好奇的猜她会是哪个学校的校花,惋惜地觉得我妈妈这样的“神妮丝校花”

和杜磊这种胖丑男在一起,完全是鲜花插在狗屎上。

杜磊听到他们说的话了,故意将我妈妈的小辫子用手弹来弹去的示威,见我妈妈默许他玩弄自己的头发,然后逛街时,就不停的抚弄、弹或者轻轻揪一下。

妈妈看到小吃摊上有很久没吃过的豆腐脑,一定要坐下吃,杜磊不喜欢吃,说路边摊不干净。

这时老过来说:“我说这位同学,你女朋友喜欢吃豆腐脑,就应该陪她一起吃,你看我这儿,有不少附近学校的男生经常来陪女朋友吃小吃。”

杜磊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顺从我妈妈的小性子,坐下吃豆腐脑。

就在杜磊尿急上厕所的空隙,妈妈找到老说:“他特别喜欢吃滚烫的,所以请你给他来碗特别烫的。”

杜磊过来了,故意将刚摸过鸡巴、沾上尿液的手伸到我妈妈正小口吃着豆腐脑的嘴边。

“三石头,将你爪子拿过去,一股尿骚味,快去洗手,不然不许吃!”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说:“算了,先快趁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吃完再洗手也一样的,不过手上有尿骚味,就不许碰我头发!”

杜磊高度发扬他海吃的传统,将滚烫的豆腐脑一鼓作气都倒入嘴里,顿时烫得他哇哇大叫,我妈妈则笑得花枝乱颤,别的座位上的情侣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三石头你看,得像我这样,一小口一小口的舀了吃!

“草水平,我嘴巴烫烂了你才说!”

“是不是真烫的厉害?”

妈妈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的恶作剧了,焦急而关切的问他。

“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么海吃习惯了,烫到也算是常事,也就刚才一进嘴巴时烫得有点难受,现在好多了。这豆腐脑还真蛮好吃的!”

又嬉皮笑脸的说,“如果能和你湿吻,应该能很快降下我嘴巴里的火气,女属阴嘛,你的舌头应该能管用!”

“三石头别胡扯,以后再来吃,慢慢吃就没事了,可不能再这么毛燥、急不可耐了!”

妈妈在街上一边骂杜磊是好色的大坏蛋,一边为路人当自己是少女而得瑟。

刚吃过豆腐脑,但杜磊路过他喜欢吃的必胜客时,还是想再进去吃。

服务生拿了菜单过来,直接递给我妈妈,对杜磊解释说:“这是我们店长的规定,菜单应该让女生作,男生只负责埋单!”

妈妈大概是想看看杜磊饭量到底有多大,故意点了四个大披萨和不少鸡腿。

杜磊说:“草水平,别点太多了!”

我妈妈笑着说:“我喜欢点什么,你就得听我的,过会我埋单不就行了?”

结果我妈妈只吃了几口披萨,就觉得吃不下去了,推到杜磊面前,杜磊毫不犹豫的接过来吃,而且先吃我妈妈刚吃过的部分,两个大披萨下肚,杜磊也发觉自己再也吃不下去了,只好将剩下的打包带走。

逛街已经没意思了,他们于是开车到处乱逛,在东郊一个比较人迹罕至的地方停下来。

从车上下来时,正?地u?好有一只藏獒从他们身边跑过,妈妈吓得花容失色,杜磊却满不在乎的轻轻揪住她小辫子,说:“有我在,怕什么?”

又边抚弄我妈妈的头发边问她:“草水平,你有没有体验过抱头鼠窜的滋味?”

不知杜磊又要玩什么花样,我妈妈倒要看看,于是我妈妈摇了摇头。

杜磊就捡起一块小石头冲着那只藏獒砸去,那只藏獒被砸后勐地转过头,朝他们张开血盆大口,边吠边追了过来。

&n?地?¨?usp;杜磊拉住已吓得心惊肉跳我妈妈的手,勐跑了一阵,直到躲进车里,确信已摆脱那只凶勐的藏獒了,我妈妈的心跳才慢慢缓了下来。

不用说,他的这一番有创意的恶作剧,不但没让我妈妈生气,反而使她对杜磊的好感度疯狂增长,还让我妈妈体会到了一种久远的快乐,不,和我爸爸恋爱时,我爸爸也不会玩这种浪漫的恶作剧,只有童年时一起玩过家家的调皮男孩才会这么恶作剧的捉弄她,童年时被男孩恶作剧捉弄,那是一种复杂的感觉,当时吓得她要u死,但过后又觉得很刺激与快乐,比如被调皮男孩用癞蛤蟆、蛇和蜈蚣惊吓。

我妈妈忽然觉得生活中有杜磊这样一个坏男孩相伴,生活才充满乐趣。

藏獒的人听到藏獒叫声后赶紧过来,命令藏獒家去后,又敲着车窗警告说:“我说你们这些中学生,能不能别胡闹?我家的史泰龙正在发情期,本来就喜欢攻击穿裙子的女人,你们还要故意惹它,真叫它咬了怪谁呢?”

他们又开车去南郊的森林公园,由于已经是?¨??u???黄昏时分,森林公园几乎没了人,他们则像是国王与王后巡视他们的国土般在公园闲逛。

“草水平,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城里吧?这儿只适白天来玩,现在天快黑了,林子里显得蛮诡异的!”

“三石头,你不是说过‘有我在,怕什么?‘吗?我就想体验一把恐怖片的感觉,反正有你保护。”

↑返回顶部↑

目录